首页 / 自考 / 师大教育培训机构是不是正规的 北京师范大学社会发展与公共政策学院

师大教育培训机构是不是正规的 北京师范大学社会发展与公共政策学院

当演讲者用“乱七八糟的房子”来比喻多次怀孕和流产的女孩的子宫,提醒女孩们保护好自己的身体时,台下的王希颖坐不住了。她接过话筒,说道:“这个比喻不恰当,如果你教的学生有类似的经历,很可能会伤害到他们!”

流产对身体的危害是毋庸置疑的,但在北京师范大学社会发展与公共政策学院副教授王希英看来,“这并不代表女孩子脏,少女怀孕和堕胎的原因非常复杂。” 更重要的是,在性教育课上最好不要使用负面的词语或图片。

5月底,在北京师范大学的一次教育研讨会上,就出现了这样的“分歧”。会前、会后,海南万宁小学校长带6名女学生开房等校园性侵案件陆续曝光,甚至有媒体给出了黑五月的说法。

让王希颖稍稍松了口气的是,此前还没有完全进入舆论领域的学校性教育开始受到舆论关注。近日,一项名为“全国儿童性安全知识教育”的调查显示,93.1%的家长支持将“儿童性虐待预防”相关教育纳入学校正规教育体系。

三年前,王希颖和她的同事萨志红启动了一个名为“青少年性别平等综合学校性教育干预”的项目,试图从多方面探讨学校性教育的必要性。结果表明,接受过性教育课程的学生对性的了解更多,渠道更正规,不安全性行为的发生率更低。

在王希颖看来,如果把私教性教育变成音乐、艺术一样的常态化课程,课堂的庄重感和仪式感会促使学生、家长和整个社会对性有更冷静的态度,打破目前的“每个人的态度”。知而不言的禁忌状态。

然而,现实并不乐观。就像本次研讨会的这一波小波没有让王希颖意外,在学校性教育中,谁来教、教什么、怎么教都是问题——来开会都是比较“有见识”的一线这个领域的工作者。然而,“即使是他们对某些问题的看法也不尽如人意。”

一支性教育“军队”

首先是谁来教书的问题。

此前被中国青年报报道为“谈及儿童​​性”的宁波老师王颖,是一名地地道道的性教育“兼职”教师。她的“主要业务”是教授“三大”语言之一。事实上师大教育培训机构是不是正规的,和王颖一样,目前在一线背负着性教育重任的教师几乎都有双重身份。据萨志红观察,这支队伍包括心理学老师、校医、生物老师、政治老师,甚至还有语文老师、英语老师和体育老师。

专业性教育教师是解决“师资局限”的良方。但在性教育教师专业培养方面,目前我国只有首都师范大学和成都大学两所高校开设了性教育专业。然而,这两所学院每年培养的数十名未成年人,对于全国性教育师资缺口来说,只是杯水车薪。

那么中国需要多少具有专业背景的性教育教师呢?中国青年报记者进行了梳理。根据教育部2011年公布的各级各类学校数量,全国共有中小学320533所(不包括成人小学、成人初中、成人中学和成人高中)。北京林业大学性与性别研究所所长、著名性学家方刚通过学习每所学校一到两名心理学教师的经验,认为一所学校至少需要两名性教育教师。由此推算,全国至少需要64万专业的性教育教师。

现实情况是,要在短时间内填补64万的巨大师资缺口并非易事。在萨智红看来,他们现在能做的就是师资培训,让那些“兼职”的教师更加专业。. “但仅仅依靠社会力量实在是太有限了,这些项目一年能培养多少名教师?” 萨智红因为训练有限而感到无助。

性教育不等于性教育

一个不争的事实是,即使是著名的性教育老师也很难给出一个完全科学的教学内容,更不用说一些“不专业”的老师了。这是专家和一线教师关心的另一个问题,教什么。

在于小敏的性教育课上,有一个女孩给她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女孩第二次找到于晓敏的时候,已经是半年内第二次怀孕了。“我刚刚给你上了性教育课,你上次怀孕的时候不是跟我说要做好防护措施的吗?” 北京海淀商学院的校医兼心理学老师对女孩的痴迷感到惊讶。

“因为他喜欢,所以我才能留住他,”女孩说。

这种教学困境听起来很无奈。似乎无论你怎么教,你的教对象都会忽略你。然而,在王希颖看来,这恰恰反映了当前性教育课程的不完善。

“怀孕和避孕都是安全的知识,为什么学生们都掌握了知识,怀孕的女孩还是那么多?” 王希颖认为,目前还停留在概念层面。一位男同学曾告诉王希颖,他知道如何使用避孕措施,但因为“不舒服”,他没有采取安全措施。

王希英告诉记者,整个社会对性教育的认识还停留在狭隘的生理知识、艾滋病预防、性侵预防等层面。由于知识结构不完整等原因,一线教师在教学过程中也会遇到这样那样的情况。限制。

师大教育培训机构是不是正规的 北京师范大学社会发展与公共政策学院

在萨智红和王希英开发的性教育课程体系中,性教育分为五个部分:性与生殖健康知识、性别、性与性多样性、亲密关系中的沟通与决策技巧、性相关行为. 其中,性别平等意识被传统的性教育所忽视。它是一种社会性别的概念和态度,不同于自然性别,即男女生理上的差异,是指社会化的性别角色和印象,例如人们常说的“男主外女主内” ”、“男孩阳刚,女孩温柔”。

不要低估这种社会性别规范的力量。在萨智红看来,故事中的男生感觉“不舒服”,女生不采取安全措施来“挽留”男朋友,这在潜意识中是受传统“男强”等性别规范的影响造成的。弱女子”和“男孩应该主动,女孩应该被动”。

性教育不仅仅是“预防艾滋病”、“预防性侵犯”和“生理知识”。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于 2010 年发布的《国际性教育技术指南》也证实了这一点。《纲要》将整个性教育主题概括为六个关键概念——关系;价值观、态度和技能;文化、社会和人权;人类发展; 性欲; 以及性健康和生殖健康。

刘雯丽还谈到了性教育课程推广的难点。她的团队将性教育建设为校本课程,但遗憾的是,许多校长不支持在自己的学校开设性教育课程,理由是“好”:高等教育当局没有相关指示。

性教育不是“单人课堂”

“即使保证了谁来教,教什么,但怎么教,仍然是个大问题。” 萨志红和王希英认为,教学方式千差万别,但一提到性教育,很多经验不足的老师还是觉得很尴尬。

当孩子们问王颖老师什么是“淫秽”时,她大胆而严肃地告诉孩子们:“一个女孩和一个成年男人单独在一个房间里,可能会发生性关系。” 她没有解释,认为这是不可能的。说的这么清楚。说到这里,孩子们安静地坐着,一言不发。王颖也不知道孩子们听懂了没有。

媒体报道中,老师给孩子看课本师大教育培训机构是不是正规的,让孩子自己回家看青少年健康书籍,跳过“不方便”的内容是司空见惯的做法。据王希颖了解,很多老师在遇到性问题时,还是会感到尴尬。还有一些习惯了应试教育的人,继续沿用老套的教学方法,“灌输补习,不管孩子吸收不吸收”。性教育已成为教师的“单人课堂”。

在萨智红和王希英对针对性教育课堂应该采取何种形式的调查中,参与互动活动和看视频是最受学生欢迎的两种教学方式。

“理解是教育的基础。教师需要真正理解学生的需求是什么。” 在余晓敏的课上,她让孩子们写下他们想到的与性有关的单词。终于,那群职高的孩子写了一些连她老师都没听过的字,字的规模着实让她吃惊。“不过,这样至少你知道孩子们在想什么,他们对性了解多少。”

北京延庆二中心理老师王红云很佩服于晓敏面对这些骇人听闻的话语时的冷静态度,这让她想起了儿子上小学时的一次经历。

在儿子小学六年级的青少年性教育课上,当老师谈到男性生殖系统时,他做了个手势:“女生闭上眼睛,下来!” 后来谈及女性生殖系统时,他大声说道:“男生闭上眼睛,下来!”

故事听上去有些夸张,但老师们对“性”这个词的“害羞”却是真实的。在萨志红和王希颖的实验中,有同学说:“老师不好意思直接说,只是说了不能冲动不能犯错的话,还是没有告诉我们怎么做避孕药。”

干预课程结束后,虽然学生的安全知识水平有所提高,但效果远不如预期。萨智红认为,这与老师们的回避态度不无关系。

“如果我们的老师很娇气和忌讳,我们怎么能让学生对性保持冷静和健康的态度呢?” 王希颖说道。

政策流于形式,学校性教育不能再“说不做”

当然,目前性教育遇到的瓶颈和困难,与我国学校性教育起步较晚有关,也很大程度上受限于相对保守的教育环境和社会风气,但在接受记者采访时《中国青年报》王希英表示,更致命的是,缺乏教育行政部门的支持和制度保障,让学校的性教育举步维艰。

“如果公众认为这么多对女孩的性侵案件与性教育缺失有关,那么教育部门首先应该承担责任。” 王希颖认为,在备考的背景下,课间体育课、音乐课、美术课都被排挤文化课,连课时都没有的性教育课没有“立足之地”在学校。目前,教育部门尚未采取任何措施保障学校性教育的发展。

事实上,在我国,《中华人民共和国人口和计划生育法》明确规定,学校应当有计划地开展性健康教育。《中国儿童发展纲要(2011-2020)》)中还包括“将性与生殖健康教育纳入义务教育课程体系”的内容。不过,据王希颖观察,在大多数地方,这些法律政策在一些地区,性教育从未真正落实。

受访专家一致认为,落实不到位的一个重要原因是政策过于“宏观”,没有提供具体的实施方式和渠道,更没有建立监测考核机制。刘雯丽说:“性教育的课时、教材、师资、专业培训,这些方面如果不落实,课堂上就谈不上性教育。”

然而,今年,刘雯丽团队在开展性教育实验的流动儿童小学,有第一批接受了六年性教育的毕业生。6月20日,刘雯丽和学校为这些孩子举行了毕业典礼,并颁发了性健康教育课程结业证书。“他们已经开始进入青春期,希望我们的教育对他们有用。”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无忧自考网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
上一篇
下一篇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